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各自偷歡

各自偷歡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在一家高级住宅内,陈文狄和游小芳的卧房面对着海景,他们郎才女貌,在外表看来是一对恩恩爱爱标准夫妇。结婚五年了,他们的生活都在平淡中渡过,就连性爱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刺激。
这一天晚上,他们的举动很奇怪,小芳自己走了出去,然后文狄也外出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并没有人知道。
小芳本来已经美艳可人,打扮一下,自然更惹来狂蜂浪蝶。她烛自坐在夜总会,贪婪的目光早已射到她身上。
程南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他一直在注意着小芳,一会儿后,她终于走了过来。
“小姐,我可以请你跳只舞吗?”
小芳看看程南,斯文中又带点英伟,于是点了点头。两人相拥在舞池翩翩起舞。
“你一个人来么?”
“哦!”小芳低下头来,她有点拘谨。
“我叫程南。”
经由他们这些不痛不痒的交谈,使他们无形的把距离拉近了不少。
九点钟之后,所有的舞曲全是慢节拍的音乐,那些灯光也开始一盏一盏的关掉,直至最后,真是伸手不见五指。
程南把那只握着小芳的手慢慢的收紧,使怀里的女让贴紧在他的胸部。程南眼看这举动并没遭到拒绝,接着又用他那搂住小芳柳腰的手,伸到小芳的背后去抚摸着。
小芳为表示少女的矜持,“啊”了一声,想把程南推开,可是这一动作更使程南拥紧她,深怕让她跑掉似的。抚背的手,慢慢的往下移,而且愈搓愈用力,直到她那浑圆的屁股,他更用力的揉捏着,这使得小芳阴户里的淫水一直源源渗出。
同时,程男又用他的嘴,在她的脸上、颈上乱吻一阵。过了良久,才咬着她的耳根说道:“我们找个幽静的地方坐坐,好不好呢?”
说完,也不管小芳是否同意,即拉着她的手,快速离开了那嚣杂的地方,去寻找一个幽静的处所。
两人来到了停车场,程南为小芳开了车门让她坐进去,他再坐到驾驶座上,微笑着对小芳说:“我知道有个地方很好,我带你去吧!”
“你不会对我怎么吧?”她担心的问道。
“你放心好了,我们会很愉快的。”
接着,响起了一阵引擎声,车子也驶离了市区。
来到了这离市区不远的海边,遥望海的远处,有着点点的渔火,这里的确是相当的有情调的好地方。
“怎么?不错吧!”程南得意的问道。
“啊!”小芳的视线,投向那遥远的海面,微笑点点头,同意了程南。
“你看着我,好吗?”
小芳听他这么一说,果真回过头来看他,脸上带着好奇的神色说道:“什么事
呢?”
“没什么,我只是想好好的看看你。”
说着,他伸过手去,搂住她的肩。然而,她也没有反对,只是朝着他笑了笑。
“让我放点音乐吧!”说着,程南扭开了车内的音响,一阵悦耳的轻音乐,流传了出来。不久,程南情不自禁的把嘴凑了上去,轻轻的吻了她一下。
其实,他这只是在试探她,当他发觉她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就大胆的把小芳搂进怀里,给她深深的一吻。趁此时,他的双手也不甘于閑着,一手去抚摸着她胸前的两个高峰,另一手伸进了她的裙内,就隔着三角裤去扣弄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
他的手愈来愈用力的揉搓着她的乳房,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扣弄得她淫水直流。
这时,程南也发觉到她那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裤已湿了一大片,而他下面的小弟弟也已涨硬了起来,就用搓乳房的手脱去了她身上的衣服。
而小芳似乎全然不知似的,她已沉迷在他的爱抚爱。程南眼前出现的是两团富有弹性又白嫩的肉球,这景像刺激得他的小弟弟高挺了起来。
他拉着她的手,摸向他那粗大的阳物,没想到,她却一把将那肉棒握住了,她颤声地说道:“你这里好粗、好大啊!”
“大才好呀!插起来才痛快。要试一试吗?”
程南知道她已需要了。于是他轻轻的除去了她的胸围,这时,整个乳房已全然无所遮掩,,他的手在她的乳房揉搓了一阵,一会儿用手捏了捏乳头,一会儿又把整个乳房握实,用力的揉、搓、捏、压、转。
过了大约五分钟左右,他的手慢慢的往下移动,来到她的小腹,他又轻轻的把那湿了一大片的三角裤褪了下来。然后用手去抚摸、扣弄她的阴户。她那丛毛茸茸的阴毛,覆盖着那桃源洞口,程南伸出了手指,插进小芳的阴道内轻轻扣弄着。
小芳被他这一阵扣弄,全身痒丝丝的,淫水直流,流湿了那椅垫。她媚眼如丝,小嘴微启,不时发出“
哼哼”之声。程南知道时机已到,于是,就以最快的速度,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把小芳压在下面。
他不停的吻,吻遍了她的全身,吻到小芳的阴户时,他即张口把小芳的淫水吃了下去。那味道很难讲,温温的、滑滑的,还有一股腥味。
“别.你别再吻了,我.我要痒死了!好哥哥,求你别.别再吻了,你吻得我心好乱啊!快停一停吧!”
她受了这刺激,开始浪哼了起来。她握着程南大鸡巴的手,直住自己的阴户那里拉过去,她好像是有点儿难耐了。
程南看她的阴核已经变硬,阴唇也发涨了,小肉洞里淫水直流,于是满脸得意的笑道:“还是让我来吧!”
说着,就用手指去拨开她的两片阴唇,用手扶正玉茎,对准目标,把屁股猛一沉,“补滋”一声,全军覆没。
“哎呀!你那里好大!好粗!很痛啊!我不要了!”
“你稍微忍一忍,等一下就会让你舒服的!”
程南说着,即用“九浅一深”的做法,缓缓的、轻轻的开始抽插,插了大约五分钟后,她的屁股也已慢慢的扭动、摆动,嘴里还不停的发出淫叫声和喘息声。
“啊!好一点了,啊!快!快一点,用力.用力,对了!好舒服哦!”
程南被她的淫浪声激得欲火高涨,抽插得愈来愈快,有时一插,还直抵花心。插得小芳不住地叫舒服,叫痛快!
“我们换个花样好吗?”
“随你吧!”
程南听她这么说,就紧抱住小芳猛一翻身,这姿势也就是程南仰卧在下面,而小芳正坐在他的大鸡巴上,这意思心软是要小芳采取主动。
此时小芳的下体已痒得难受,就不顾一切的在程南的身上套动着,一起一落,一上一下,下下着肉,直花心,让她舒服得直浪叫道:“好美啊!你的花样真行哦!”
她嘴里声声浪叫,而动作也越作越快,还好他们是在这片无人的海边做这种事,否则她的浪淫声都足可把死人叫醒呢!
“啊!亲哥插死我吧!我已受不了啦!快!”
程南看她似乎快不行了,于是又再次的翻了个身,姿势又回到本来的样子。随即来上一阵如狂风暴雨般的狠抽狂插,插得小芳大声浪叫道:“啊!插死小妹啦!插破我那浪穴了,快!快!我要完了,我快要完了!”
果真,她真是完了,一股阴精,直沖向程南,而且,阴壁还不停的抖颤、收缩,紧紧吸吮着程南的阳具。
程南的阳物被小芳的精水这么一沖,那种滋味真是难以形容的美妙,赶紧来一阵疯狂的抽插。一时,满车内尽是喘息及浪叫声。小芳浑圆的屁股摆动得更是激烈,她迎凑着程南的抽插,而她的阴道,还在不停的收缩、颤抖。
程南猛抽狠插了几百下,阳具就在小芳的阴道内跳动不已,不久,他精关一松,一股阳精直射而出。小芳被他的热精这么一射,屁股扭动得更是卖力,摆动得更是厉害,嘴里还不停的啡道:“好舒服!好痛快!真是太痛快了,好哥哥,你真会玩,你插得我死去活来了!”
程南看她那副浪态,那副媚劲,情不自禁的低下头来,吻住了她的双唇。良久,良久,才分开来。
“累吗?”程南深情的问她。
“啊!”她满足得闭着跟微笑点了点头。
“我们休息一下吧!”
两人就交颈的躺着休息。不久,两人便很快的睡着了。直至凌晨,小芳猛一惊醒,面呈不安的对着熟睡的程南叫道:“程南,程南你醒一醒吧!”
“哦!”程南显得疲乏的答道。而后,又把目光移到小芳那高耸的乳房,雪白的肌肤,看得他又有些动情。于是,他伸出手来要去抓小芳的乳房。小芳一手挡开他那贪婪的手,说道:“别再不正经了,快穿好衣服吧!我们该回去了,时间已不早了!”
“啊!几点了?”
“都已半夜了,我妈要是发现我没回家,会给急死的。”
“好吧!我们现在就走。”
两人即匆匆的穿好衣服,稍加整理,程南就问小芳:“你家住那里?我用车子送你回去好了。”
说罢,即发动引擎,飞快的驶往回家的路上。半夜,街上都没人,因此很快就到了小芳的家门。
“我还能再见到你吗?”他似乎依依不舍的问道。
“你真的想再见我吗?”他反问着她。
“那要看你的意思了。”小芳似乎在试探他。
“我看,我们不会再见面了。”他回过头来看着小芳的表情。
这时她的表情很复杂,似乎想问他理由,又说不出的样子。于是她点点头,低声地说道:“也好。”
说完,即伸手要去开车门,程南又伸出手来抓着她的手臂,说道:“你不想知道原因吗?”
小芳回过头来看着他,然后面带微笑,带着无可奈何的表情说道:“不用了,你不说,我也晓得,我们只是巧遇,而后互相满足对房的需求,我们只是贪得一时的欢乐,但实际上我们两人之间是一点感情也没有,所以我们谁也不欠谁。至于原因嘛!可能我们的原因就是相同的,所以不用多问了。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
说罢,随即开了车门,住自己的住所进去。
她一进门,发现丈夫还没回来,便脱了鞋,把鞋提在手上,然后偷偷摸摸的走进她的卧房,关上房门,她什么都不想做了,于是往床上一倒,回想着刚才与程南相处的那一段美好时光。
再说文狄那边。他在俱乐部中搭上一个穿着惹火的女郎,她直说肚饿。文狄为想让她上勾,就对那女孩说道:“现在已是九点了,我请你去吃些点心好吗?”
“好啊!”那女孩对着文狄媚眼猛抛,很高兴的说道:“我们现在就去吧!”
于是文狄搂着她的纤腰,一起走出了俱乐部。直住那条路走去,来到了一家西餐厅的门口。
“就在这间好吗?”文狄很有风度的帧求这女孩子的意见。
“好的!”女孩点点头,满意的说道。
“那我们进去吧!”
说着,两人登上了二楼,挑选了一最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刚坐下,服务生随即很有礼貌给这女孩子一份菜单,再把另一份菜单交给文狄。
“先生,你们要点些什么?”
“我要快餐。”女孩并没对着服务生说这话,而是对着文狄说道。
“来两客快餐。”
“谢谢。”服务生客气的说了声,转身走去。
此时,文狄目光全集中在这女孩的身上,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朮似的。
“你看什么嘛!”女孩装得不胜娇羞的模样说道。
“看你啊!看你的美,看你的俏呀!”文狄也装得一脸正经的说道。
不久,服务生把他们的快餐送了上来。
“先生,你们要些什么饮料吗?”
文狄把眼光移到女孩的脸上,问道:“你要点什么饮料?”
“随便,你点什么,我就喝什么。”
于是,他对着服务生说道:“来两杯甜酒好了。”
“好,谢谢!”服务生再次的转身走去,可是,这次她很快又走了过来,只是手上多了个银盘,银盘上站立着两个酒杯。服务生待把这餐桌一切安排好,她才离去。
“你还不晓得我的名字吧?”
“你没说,我当然不晓得。”她只顾边说边吃,也不在乎文狄此时脸上的表情。
其实,文狄一口也没吃,只是用刀叉去翻扰他面前的那盘食物,而两眼卸直视着这女孩。
“我叫文狄,文章的文,狄青的狄。你呢?”
听文狄介绍时的口气,似乎很郑重。此时,女孩才抬起头来,看着文狄说道:“我姓单,单名心。”
在她说话之时,她已注意到文狄只是拿着刀叉在盘子里翻来扰去,似乎在那盘食物中寻宝。
“文狄,你怎么一点也没吃啊?”
“哦,我不饿!”他放下手中的刀叉,笑着对单心说。
“你不饿?那你怎么要来这里呢?”
“我只是想找个时间,能单独跟你聊聊,相处一下,多了解你一些。因为我觉得你很合乎我的理想。”他又再卖弄他的口才了。
单心听他这么说,她的心还真感到甜甜的。
“你怎么不说话了呢?”他开始下起功夫来了。
“你要我说什么呢?”单心可能因酒的关系,使她脸色微红,她轻轻的笑了一笑,说道。
“说说你对我的印象。”文狄这样问,是因为他必须晓得单心对他的印象的好坏,才好安排以下的节目。
“怎么说呢?我们今晚才见面,可说根本就不认识,教我如何回答你的问题呢?”
“我们现在不是已开始互相去认识了吗?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否喜欢我?会不会讨厌我?如此而已。”
“这对你来讲是那么重要吗?”
“是的。”
单心停一下,想了想,才说道:“我不讨厌你,也就是喜欢你吧!”
“好!就为你这句话,我们乾杯。”
两人把酒一饮而尽,偷快的吃完了点心,离开了餐厅,再继续往街道走下去。两人走到了一家小型旅社的门口,文狄拉着她的手说:“我们进去休息一下吧!”
单心当然了解他的意思,于是抛着媚眼,笑道:“你想跟我上床?”
“是的。”
文狄看她那样子,心想:“看来,这回根本不用征求她的同意,看她那样子,就晓得她也是多么喜欢跟他上床作爱的。”
于是,他不由分说,拉着她的手走进了旅社。两人开了一个房间,文狄随手把房门给上了锁,对着单心说:“我们先去洗个澡吧!”
单心点了点头,两人一同进了浴室。
“来,让我来为你服务。”文狄说着,随即动手把单心脱得一丝不挂。然后再迅速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除去。
文狄直看着她那那特大的乳房,嘻着嘴说道:“来,我来帮你擦。”
说着,就拿起毛巾,直往她胸前的那两大团肉伸去,这一捣使得单心忍不住的嘻笑道:“嘻嘻!你别捣我嘛!痒死人了,嘻嘻!”
“来,现在轮到你来帮我洗。”文狄说着,随即转过身去,要单心为他擦背。单心真拿起毛巾来为他擦起背来。
“好,轮到搓前面了。”
接着,他又转过身来,让单心为他擦胸膛。单心果真拿着毛巾在他胸前擦了起来,擦到他的下体时,她了下来,不敢再往下擦。文狄拉起她的手,要她握住自己那条粗硬的大阳具,嘴里接着说道:“你擦啊!怎么不擦啦!”
单心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客气的开始为他擦洗。可是,当单心的手握住他的大肉棒时,他的阳具立时挺硬了起来,再经单心的擦洗,更是充血、涨大。热热的,像条粗钢铁似的。
文狄两手也不甘寂寞,一手伸向她的胸前去抚弄着她的大乳房,另一手去扣弄着她的阴户。他用两指伸入她的阴道内去扣弄。不多时,她的淫水和洗澡水已混为一种水。文狄又凑了过去,去吻她那火热的双唇。单心的丁香嫩肉,也自送入文狄的口中去让他吸着、吮着。
这一来,使得文狄欲火高烧,他一刻也不容迟缓了,随即抱起单心,往那张大床大步走去。他把单心轻轻的放在床上,而后自己也上了床。
此时,他还不停的用手去揉搓她的乳房,他把整个乳房握住,然后旋转几下,再用力压,这一招已经把单心玩个不亦乐乎。
“啊!”单心被他这一尽情的挑逗,不禁的扭动了一下屁股。不久,单心即自把两腿分开。文狄看她已渐渐现出淫态,即用自己那租壮的阳具,在她的阴户口不住的磨擦和旋转,然后再顶到她的阴核上,不停地搓揉着,顶得她浑身抖震。揉得她心口发烧!
这时,单心已经感到身上发烧,脸儿发热,小腹发烫,玉穴发涨。猛地,她一阵抖颤,全身甚感舒畅,口儿也发乾了。
“啊!”她微微呻吟着,她已经淫水满穴,奇痒难当。她只觉口儿乾了!她只觉乳儿麻了!她只觉玉穴
痒了!她全身都筋骨酥涨,浑身也益发火热。
她现出淫蕩姿态,微闭星眼说道:“不要再顶了,你顶得我浪穴都痒死了。我.我受不了。”
猛然一阵抖索,玉穴中一股热流沖击而出,她全呀如触电般的一阵快感,她竟还末享受到她的铁条,就出了一次精。
文狄知道,女人出水,表示已进入性的高潮、快感边缘。而此时单已感觉她非常需要他的慰藉了。
他吻得更热烈,手也活动得更激烈。她实在是难受极了,她需要了,于是伸出她的玉手,握住他那勃起已久的大肉棒,硬要往自己的阴户塞去。
好一副媚劲。好一副浪态。一脸的春色,让文伙忍不住又吻了下去。他一挺腰身。“补滋”一声,他的大肉棒已进入了她的阴户,她挺了挺屁股,让阳具插得更深一点。又粗又硬的大阳物,一入桃洞,就把那小小的玉穴,塞得满满的,这使她感到好充实.好满足。他腰再一挺一沉,有规律的由“九浅一深”之法插送着。
她哼着叫着,真是浪极了。
两人抽插了一回,就都感到不能满足了。
“我们换个姿势吧!”文狄眼裹浮现了不少的血丝,看着单心的浪态说道。
“好!快点吧!”她真是忍不住了,她早已欲火高烧。
文狄把单心的双腿高举,抬至他的肩上,然后再用两手去捧着单心的臀部,单心把阴户张开并去迎凑。文狄用他的大鸡巴直捣单心的阴道的深处,一下拔出,一下送入,磨擦得异常紧凑。他换了这个姿势,抽插得单心更为淫蕩。文狄这一猛抽狠插,真是天摇地动。插得单心简直是魂飞九霄了。她一把紧的抱住文狄,猛摆其臀,狂扭其腰,这一扭一摆,就把整张大床弄得“吱吱”作响。
“啊!我不行了,我完了,我要出水了!”话声一落,单心已是第二次泄身了。此时,她已进入了高潮。她死命的扭腰摆臀,让那王茎在她那浪穴中不停地磨擦、旋转。
文狄改用慢慢地插,飞快的抽!“卜”地一声,她觉得内心一空,很快的又慢慢的充实起来。他用力抽插,进入穴内直抵花心,刚整根尽没,顶到穴底时,她心中就感到满足时,忽又“卜”地一声,大肉棒又飞快的抽出,一下快,一下慢,一下实,一下虚的,弄得她芳心历乱。
文狄但觉从她的子宫内射出一股阴精,直沖向他的大龟头,把他烫得舒服极了。这已是她第三次出水了,她已感觉昏沉沉的,有如腾云驾雾般的飞向天际。她淫蕩地浪哼着,身子一阵抖颤,子宫一直在收缩,她又泄了一次,这是第四次了。她的浪穴内早就像黄河决堤似的。她真的是疯狂了。
“大鸡巴哥哥,你就快点吧!好让我休息一下吧!啊!你真把妹的浪穴插破啦!”
文狄已经动了将近一个多小时了,他此时也觉得有些腰酸腿麻的,于是,他心神一松,全身一紧,加速地猛抽狠插了百余下。不多久,大鸡巳忍不住一阵狂跳、抖颤,他猛一送,直抵穴心,一股急流疾射入她的阴道里,单心被他的精水一烫,嘴里更是淫声浪叫道:“啊!美死了,烫死我了,真痛快!真舒服啊!大鸡巴哥哥,你真是会插!”
热嘌嘌的精液射入了单心的子宫内,烫得她全身是一阵舒畅,又得到了一次最消魂的快感。她舒服得哼个不停。
文狄疲乏的滚下来,躺在单心的身旁。由于两人的兴奋运动,使他们疲累得很。两人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的时光,文伙慢慢的张开了他的睡眼。他转过头,看看身边的单心,此时,她还正在做风流梦呢!他再看看手表,现在才五点多,还很早,难怪听不到外边有一点声音。
他再回头看看单心,好一副裸女春睡,小巧的鼻子,使她显得有些调皮,她的小嘴微启,带着一股淡淡的少女气息。胸前的那两团肉球,也相当的令人着迷,那少有的大乳房,可说是在丰满中的最丰满的一个了,就单那饱满的乳罩,就教人爱不释手了。还有再住下那平平的小腹,是既光又白,既嫩又软,两腿大腿微张,但还是无法看清她那神秘的三角洲。文狄注视了一会,就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着这个如女神般的王体。
他轻握着她的乳房。觉得好细嫩、好光滑、好有弹性。他的手一触到单心的身体,他下面的那小哥,也随着挺了起来,好像正要赴战场似的。
他轻轻的捏着她的乳头,转一转,再轻轻的按了下去。突然“啊!”的一声。她似乎有点反应,嘴里“
啊”了一声,轻轻的翻动了一下身子。她面容的春色桃红,尚末褪尽。她的双峰突出,两腿微张,不过这次,那一条小缝,都清楚可见了。他跟着又靠了过去,用两指轻轻拨开那条小缝,里面红红的,还有些湿湿的。这是他们上一个回合的战迹,尚还有些留在其中。
他伸出了手指,插进了阴户。他轻轻的、慢慢的扣弄着。谁知道愈是这样慢、这样轻,就愈使她的小穴骚痒和酥麻。他愈插愈深,她在睡梦中也感到了一阵阵的酥痒由穴内传来,她醒了过来。
经他这样一挑逗,她又觉得需要了,此时她感到脸上又开始发热,心里痒痒的。此时,他把手指抽了出来,直视着她的阴户,她看他正望着她的小穴发呆。
忽然,他伏下脸去舐吻那浪穴。把舌尖伸入了小穴内,卷着、吮着、吸着。弄得她全身发热,小穴发麻。吮得她满心跳跃,淫水直流。他吮着、吸着、他舐到一些略带酸腥又温温的水,居然也给一口接一口地全给吞了下去。此时,她已心神摇蕩,内心饥渴,又想让文狄的肉棒插入她阴道乐抽插,来得到她所需要的满足与欲望。
她真想啡他上马应战,但又不愿失去这舌头舐吮的痛快。他用手拨开她的阴户,使她的阴户更加的张开,好让整条舌头舐了进去,且不停的舐、吸、吮、游动着。
她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于是用微颤又渴求的口吻,喘着粗气说道:“心肝哥哥,把你的大鸡巴给我吧!”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此时,她已浪态百出了。她点点头,伸手去抓他的大鸡巴。
“呀!”她不禁惊叫道。
“怎么啦!”文伙紧张的问道。
“你的好大、好硬、好粗啊!”
“大才好啊,抽插来才痛快嘛!”文伙得意洋洋的回答着单心。接着又说:“小可爱的,你看,我的大鸡巴早已等不及了。”
他两手同时又在玩弄单心胸前的两座高峰。两个手指轻轻的捏着那个小小的、红红的乳头,手掌又不停地按在上面住下压去。
单心已是欲火中烧,如今再经他这么一捏、一揉、一搓、一压的,搓得她心中如火烧,穴在控制不住了。
“哥呀!你就快给我吧!小穴已经痒死了,你别再揉了,快进去吧!”
“好吧,我来了。”他应声而起,翻身而上。
她的小手仍握住他的大鸡巴,现在更由她的小手,引着大鸡巴直至肉洞口,便要往小穴内硬塞。可是,塞了好久,还是无法带入。
于是,他一挺腰身,“补滋!”一声,整根尽没,直抵至穴心。她这才面呈满意之容,而且称心的叫道:“啊!现在舒服多了!”
他把屁股一抬,大鸡巴又抽出了三分之二,再又猛一沉。“补滋!”一声,再一次的又进了她的小穴。她又浪哼了起来。于是,他开始紧抽快插。抽插得滋滋作响。
单心也骚态百出,浪劲十足,不住地娇哼着。正当要进入欲死欲仙之境界的时候,文狄忽然抽出了大肉棒,在她的阴道口尽情的历擦、旋转着。他还故意把大鸡巴抽了出来,停止了抽送,来尽情的挑起她的肉欲。
单心猛觉穴内一空,内心也感到了一阵空虚、一阵需求的强烈。她情急的叫道:“好哥哥,你是怎么啦!你怎把那大鸡巴抽了出来呢?快!快进去吧!骚穴空空的,教我好难受哦!啊!快!快进去为我止痒啊!”
他低下头去吻住了她的嘴,并把舌头送进了她的口里。她如饥渴甚久似地紧紧吸吮着他的舌儿。他的大阳物仍在王门关外待命出战。可是,她却已忍不住了,于是她抬起屁股,想去迎凑文狄的大鸡巴,来满足欲望。
好不容易,总算进去了。她左右地摆动着,好让他的东西,去磨擦着她的阴壁。她猛一抬屁股,硬要把那大阳具给吞了进去,然后双手紧紧抱住他的屁股,唯恐让他跑了似的。他的屁股一落,即被她的一双粉腿上抬交叉,反勾住他的屁股,再也不让那大阳具跑掉。她再扭着腰、摆着臀,让他的大鸡巴在她的骚穴中不停地磨擦再磨擦,旋转再旋转。他屏息养神,紧守精关,静待战果。
而单心这时却成了这场战役的主动了。她用尽了力量,不断地摇着、摆着、旋转着及磨擦着。臀部更是整个的抬起来扭动。突然,她浑身一阵抖颤,阴道口一紧,阴户里一热,一股热辣辣的精水流出,她已丢了。
她紧紧地拥住他,重重地喘息着,累得她再也摇不动、摆不动、扭不动了,旋转、磨擦也停了下来,她已累了。
而文狄精关已固,欲火也正高烧,他见单心已停了下来,就晓得该轮到他上阵了。这下子,又轮到他来抽插了。他说道:“我要,我这次要插破你的骚穴。”
说着,他随即开始抽送了起来,单心那个肉穴,可算是紧小的了,经这么一抽擂,磨擦得很是紧凑,实在是舒适无比,美妙无伦了。文狄因经过了一阵养精蓄锐,所以精神相当的充沛,而他的阳物也比这以前粗壮多了。他猛一插送,直抵住她的花心,屁股又连续的转了几转。
那阵阵的淫叫声,表示单心又进人了高潮。他仍然是猛抽狠擂着,下下尽是着肉,根根尽是到底。
“啊!美呀!大鸡巴哥哥,我爱死你了,啊!完了,我又要出水了!”
果真,一股阴精直流两出,那热辣辣的感觉,教文狄舒畅极了。他赶紧猛抽狠擂,疯狂的抽插一阵,过了将近二十分钟,也抽插了五六百下了,他猛一挺,让大鸡巴直顶着花心,磨转了一阵子,一股阳精直射入她的花心。
她被他的热精这座一沖击,屁股扭动得更危激烈,腰身亦摆动得更厉害。此时,她受了那阳精的刺激,屁股更是不住的扭动、摆动。
这第二次的交媾,使两人更是舒畅无比。由于两人激烈的运动,使他们两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