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杨野的禁脔系列七慧黠老闆娘~张丽如(5

杨野的禁脔系列七慧黠老闆娘~张丽如(5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作者︰御馬迎風 字数:7706 前文:viewthread.php?tid=3351156&page=1#pid60010237

当欲念得到抒发之后,所剩下的……只是单纯的报复。

可是……对象却不是那个令自己魂萦梦系的人妻少妇,而是眼前这个在地上 爬行的可怜『替代者』……

很悲哀,却也很无奈,当林丽美爬到杨野身前的时候,泪眼婆娑的她低着头 不敢抬起,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微不足道的期望,希望这一切能够快快结束,不要 让自己的丈夫发现这一幕,看到自己心爱的妻子,赤裸着身子趴跪在其他男人的 脚前。

很悲哀、很痛苦,更强烈的感受,却是那无穷无境的屈辱,然而最害怕的 ……却并非是接下来不可预知的凌虐,而是……而是那饱受杨野奸淫之后的肉体, 所反应出那种期待与快慰的心情。

不愿去想,更不敢去想,可是……为什么那种反应会渐趋强烈?

不愿承认,更不敢承认,结果……却是苦苦压抑后的情欲反扑!

「抬起头来看着我!」杨野冷酷的声音传来。

林丽美强忍着肉体上逐渐渴望的欲火,以及难以扼阻的羞愧,摇着一头俏丽 的短发颤声说道,「杨野,求求你……别……别这样……啊……」

杨野伸手在林丽美的下体一摸,接着将沾满淫液的手,送到林丽美的眼前, 淫笑着说道:「还说不要!你自己看看你身体的反应,就知道是不是口是心非?」

林丽美低垂着臻首,一双妙目紧闭着,不敢看杨野手上的淫水爱液,轻颤的 赤裸娇躯,显示出被人识破的紧张,知道自己再也无力阻止,只能从那樱桃小嘴 中,反覆不断地说着:「求求你……别这样……求求你……别这样。」

杨野伸手托起了林丽美纤巧柔滑的下颚,听她那哀怨泣求的语调,不由得虐 待欲望高涨,於是就故意羞辱她,说道:「真的不想要吗?我的好老婆!」

林丽美抿着小嘴并没有接话,一张艳极的娇靥上,满佈着心酸与痛苦,这神 情似乎说明着虽然她的心仍在抵抗,但是她那白皙、丰满的肉体,却早已经渴望 接受杨野的激情。

杨野指了指早已经耸立的巨大肉棒,接着扶住了肉棒将前端暗紫色的龟头部 位,伸在林丽美紧抿着的小嘴边,摩挲着她轻轻颤抖着的嫣红樱唇,猥亵地淫笑 着说道:「我的好老婆!给你的『奸夫』好好的舔一舔。」

杨野故意在『奸夫』这两个字上加重语气,以刺激林丽美羞愧、矛盾的脆弱 芳心,并且深深地将她那叛夫出轨的罪恶感挑起。

果然,林丽美睁开充满悲哀的双眸,泪流满面地哀求着杨野:「杨野……我 们不可以一错再错啊……我是有丈夫的……我们别这样……别这样……」

杨野残酷地看着她,语气凶狠的说道:「哼!我也是你的丈夫,以后在我俩 独处的时候,你一样要称呼我『老公』,知道吗?」

「呜……不……不要逼我……我……我只有一个老公……呜……呜……」林 丽美痛哭失声地哀求着。

林丽美弱不禁风的哀求,不但丝毫得不到杨野的怜悯,反而激发了心底执拗 无比的好胜心,於是冷笑道:「说得也是,两个一起拥有你肉体的男人,如果都 称呼『老公』,会让你混淆不清的,嗯……我看这样吧!你从今以后就称呼我为 『夫君』,懂吗?」

「呜……不……不要……」只见林丽美摇着头悽惨地悲嚎着。

「这可由不得你,我并没有问你要不要。」杨野沉着脸说道︰「现在先帮你 的『夫君』舔一舔肉棒,只要能让我满意,我会立刻离开,从今而后我绝不会再 到你这偷情。」

杨野话一说完,高耸的巨大肉棒,直接顶开了林丽美紧闭着的嫣红樱唇,暗 紫色的狰狞龟头,直接在林丽美整齐洁白的小贝齿上,来回地磨擦着。

修美光滑的下颚,被杨野的大手牢牢地固定着,性感的小嘴,被迫紧靠在杨 野泛着腥臭的丑陋龟头上,林丽美只得无奈地张开了小嘴,任凭杨野天赋异禀的 巨大肉棒插了进来,但是内心升起的不甘与厌恶,使得她毫无动作只是静静地包 含着这令自己万劫不复的『祸根』,羞耻地闭上了灵媚的双眸,泪水犹如溃堤一 般,不绝地宣泄而出。

杨野见状,怒气又生,但却不形於色,只是淡淡地说道:「我的好老婆!你 一定是舍不得『夫君』太早离开,所以才故意不让我满意,对不对?」

「唔……唔……唔……」林丽美似乎要解释着什么,但是,只将巨大的肉棒 含在口中,就已经是辛苦万分了,又怎么可能说得清楚呢!

「没关系,慢慢来不用急,我们小俩口有的是时间. 」杨野靠在沙发上,双 手垫在自己的后脑,悠悠哉哉地说道。

忧心被自己丈夫发现的林丽美,被杨野磨得个性、脾气尽失,缓缓地吸吮起 口中的巨大肉棒……

杨野立刻感觉到这些变化,舒畅的感受从肉棒的顶端,涌向全身的每一个角 落,并且快速地循环奔腾起来,促使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喜愉万分地跳动着,接 着逐渐汇集成一股强烈的快感,猛然地冲向他的心脏部位。

此情此景彷彿是一幅动人的图画!那张艳丽成熟的娇靥上,闪烁着水亮迷离 的眼神,包含着无尽的妩媚与性感,在修美直挺的小瑶鼻下,那张开启至极限的 樱唇,正在有节奏地吞吐着自己的巨大肉棒!使得杨野忍不住如痴如醉。

为了早点结束这令人胆战心惊的噩梦,林丽美吐出了口中的巨大肉棒,幽怨 地看了杨野一眼之后,认命地低垂粉颈伸出了丁香小舌,使出了浑身解数轻轻地 舔舐起来……

温暖、湿润的小香舌,仔仔细细地服侍着那只令人望之生畏的巨大肉棒,每 一个动作都是如此地轻柔,彷彿是在回报着它所带给自己前所未有的绝顶高潮, 而那驾轻就熟的技巧,也是杨野生平仅遇的,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特别为他量 身准备的一样。

御女无数且身经百战的杨野,满心的惊讶与喜悦,没有想到这人妻少妇居然 深藏不露,不论是舌技或是口技,都是这般的出类拔粹,带给自己这般服贴熨烫 的极致享受,虽然林丽美在先天条件上,是完全比不上自己『行宫』中的性爱奴 们,但是比起这口舌技巧而言,却是远远地高出自己的『禁脔』们。

时间慢慢地淡化了少妇内心的羞耻感,林丽美不自觉地伸出白嫩细腻的纤纤 素手,温柔地握住了杨野巨大肉棒的底部,而另一只手则在抚摸起那满是皱褶的 阴囊,那张充满人妻少妇独特风情韵味的俏脸,便在他的巨大肉棒上前后套动, 让闪烁着湿亮光泽的巨大肉棒,在细緻、薄巧的樱唇间滑进滑出。

一股无与伦比的自豪使得杨野感动莫名,完全驱逐了心中的愤怒与不平,只 留下无法言喻的怜惜与疼爱,忍不住伸手拨了拨林丽美那一头散乱的发丝,将她 那娇媚入骨的绝世容颜,展露在自己的眼前。

不仅仅是杨野在陶醉、在迷乱,就连林丽美也陷入了浑然忘我的淫糜之中, 她不时地伸出了柔滑的小香舌,细细地从下而上舔舐着巨大的肉棒,接着又停在 前端的龟头处,温柔地环绕起来。

在林丽美的脑海里,原本是为了让杨野离开而尽心尽力地『取悦』着他,但 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已在不知不觉之中悄然改变了,现在的她,纯粹是为了 『取悦』而『取悦』了……

在杨野的认知中,要证明自己是否已经征服了这个女人,在性爱方面而言有 两个必要的条件,其一是要让她跪伏在自己的身前,以口舌伺奉自己的肉棒,其 次就是要她趴伏在自己的面前,顺从地让自己从后面恣意的蹂躏奸淫;如今,两 个必要的条件都已达成,怎叫他不欣喜若狂!

於是,杨野一手将她短俏滑顺的秀发抓住,另一只手伸到她雪白的酥胸上, 在那令人垂涎三尺的弹翘美乳上,肆意地揉捏、爱抚起来……

「唔……」一声轻哼传出,林丽美逐渐在这淫糜的气氛当中,迷失了自己, 紊乱的脑海里,慢慢地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忘了人在隔壁厂房里,辛勤工作的丈 夫,更加忘记如果被丈夫发现自己偷人后的下场,再次被杨野挑起的欲火,已经 烧乱了她的矜持、她的羞耻、她的心……

一切都在杨野的计算当中,在他要来的时候,早已经派遣公司里品保、採购 的两位经理,先行到隔壁工厂里缠住林丽美的丈夫恰谈公事,而房子的四周,早 已被助理小赵带人守住,他只对小赵下了一道命令,那就是不管用任何方法,不 许让任何人靠近;而杨野自己却好整以暇地登堂入室,在别人的家里,享受着别 人妻子的胴体.

所有的状况,都在杨野的掌握之中,他唯一没料到的,便是林丽美居然有如 此高明的口交技巧,令自己流连忘返,更没想到居然如此轻易地征服了她,独佔 的欲望自心底勃然澎湃,杨野当下已作出了决定,就算林丽美没有进入自己『后 宫』的条件,但是自己也不愿意与其他男人分享她,一定要设法破坏她的家庭、 拆散他们夫妻,让林丽美成为只属於自己一个人的情妇……

******************************

从市区里车水马龙的大马路上,好不容易找到了停车位,两人下了车之后, 走了好长的一段路后,转进了一条小街巷里,终於来到了目的地。

只见小巷子的两旁,是一整排老旧的木造平房,一半以上都好像已经无人居 住,显得荒凉与破败,唯独在其中一间房子的门口,却是挤满了人。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张丽如尖叫着问道。

「唉!没办法,他的生意每天都是这么好,不过你别担心,我在两个星期前 就已经先排队预约了。」钱茗怡两手一摊、无奈地表示道。

随即两人穿过了门口的人群,走进了客厅,在这不到十坪大的客厅里,却是 容纳了二、三十人,有男有女、或坐或站着,显得如此地拥挤与吵杂.

当张走进来的时候,四周忽然静默了下来,众人似乎都被眼前所出现的这位 美女,她那艳光四射的容貌给震慑住,只听得到墙上老旧的挂钟,所发出的响声。

张丽如自然明白自己已经成为了众人目光的焦点,虽然经常遇到这种状况, 但生性害羞、靦腆的她,依然无法习惯这种被人注视的目光,迷人的娇靥早已红 透,只能紧紧地牵住钱茗怡的手,对这一切视若无睹。

俏脸上的红晕,更增添了张丽如三分艳色,如此一来,男人们的目光更加的 火热了,女人们却複杂许多,眼神里参差着羨慕与妒意。

张丽如感到浑身不自在,彷彿度日(淫色淫色4567Q.COM)如年一般捱忍着,纤巧直挺的小瑶鼻上, 慢慢地渗出了细细的香汗……

终於,从通往内室的门帘里,走出了一位中年女人。

「钱小姐!钱小姐!请问钱小姐到了吗?」从内室走出的女人喊道。

「在、我到了!我在这里!」钱茗怡急忙举起手,随即牵起张丽如的小手, 快步走到那女人的面前。

中年妇人笑容可掬地说道:「钱小姐是吗?」

「是的!我就是。」钱茗怡点头回答道。

「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请跟我进来。」中年妇人点头笑道,随即转身带路。

钱茗怡不由分说拉着张丽如的手,跟着那位中年妇人向内室走去。

也许是因为房子里太潮湿或是阳光照射不到,经年累月下来泛出一股老旧房 子都有的霉味,

生性爱洁的张丽如,忍受不住这股气味,秀眉微蹙着伸手遮住了鼻子,嘴里 嘀咕道:「这是那门子的神算?生意这么好,却住在这样子的地方。」

「算命所赚来的钱,只可以用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如果只是用来满足自己 的物质享受,是会遭天谴的。」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

原来张丽如虽然只是在嘴里嘟嚷,但是终究被神算听到。

张丽如美艳绝伦的俏脸煞时晕红,只能讪讪一笑,声如细蚊地说道:「真对 不起~」

「没关系!」『神算』毫不介意地笑道;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进来的两个女人, 随即一征,目光立刻停留在那张美得惊世骇俗的艳容上。

张丽如虽然早已习惯了男人们注视自己的目光,还是忍不住感到一阵靦腆;

她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心情之后,一双灵动的美眸,也开始打量起眼前这 位好友口中的『神算』~

只见一个年约六十多岁的男人,坐在一张大书桌的后面,他的头发半白,身 材瘦骨嶙峋,一张佈满皱纹的脸,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凡,没有丝毫过人之处,唯 有那一双眼睛显得炯炯有神,彷彿能够隔着肚皮看透人心,令人望之生畏!

当张丽如的目光与之碰触的一刹那,心里却升起一丝异样,觉得此人的目光, 与一般男人看见自己时的目光大不相同,不但不含半点欲望,还带着一丝悲悯 ……

钱茗怡来到『神算』对面的位置,轻轻地坐了下来。

「小姐的生辰八字有带来吗?」『神算』淡淡地说道。

「有、有!」钱茗怡连忙打开自己的皮包,从里面取出一张红纸片说道。

『神算』伸手接过,问道:「小姐想问些什么?」

钱茗怡有点害羞,小声地回答道:「我想问一问我的婚姻……」

只见『神算』屈指算了算,又拿起笔在钱茗怡的生辰八字旁边,写了一些天 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地支之类的字,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来问道:「小姐贵姓?」

钱茗怡回答道:「敝姓钱,钱财的钱. 」

『神算』点点头说道:「钱小姐,你今年红鸾星未动,只怕要再过几年。」

钱茗怡闻言之后,满脸失望的表情,说道:「怎么会这样?那要等到什么时 候?」

『神算』毫不迟疑,笃定地说道:「三十、三十岁以后!」

站在一旁的张丽如,一脸狐疑地插口道:「怎么可能!?她的男朋友从未断 过,只要她愿意随时都可以结婚,哪需要到三十岁以后!」

『神算』丝毫不以为意,微笑着说道:「这是钱小姐的命格,强求不来,虽 然她的男朋友从未断过,但是这些情缘都只是镜花水月而已,到头来只是一场空 ……」

钱茗怡与张丽如彼此对望了一眼,接着又看向『神算』。

只听『神算』接着说道:「何况刚才你说过『只要她愿意随时都可以结婚』, 这就对了!你可以问问钱小姐,她所交往过的对象,有哪一个曾经令她有结婚的 意愿?」

钱茗怡一脸无奈,失望地摇摇头说道:「没有……一个都没有。」

『神算』点点头说道:「没错!这就是你的命格,只要过了三十岁,你的姻 缘便会来到,结婚之后,你的婚姻会一生顺遂,虽然平淡却无波折。」

「哦!」钱茗怡嘟起小嘴,心有不甘地追问道:「那我的真命天子,什么时 候才会出现?」

「三十岁以后!」『神算』坚定地说道。

「唉……」钱茗怡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还有什么要问的?如果没有就换下一位了!」『神算』微笑地问道。

钱茗怡急忙站起身来,转身抓住张丽如的手臂,说道:「换你了,丽如!你 也算一算吧?」

张丽如靦腆地推却道:「我就不用了,何况……我也不知道要问些什么?」

「随便问啊!婚姻状况、事业发展都可以问啊,机会难得嘛!」钱茗怡说道。

张丽如听到『婚姻状况』四个字,想起了最近与丈夫之间所产生的芥蒂,於 是乎点头应允道:「好吧!那我就问一问。」

张丽如坐下来之后,『神算』便问道:「有带八字吗?」

张丽如本来只是想陪好友走一趟,压根儿没想到自己也要算,摇摇头说道: 「没有!」

『神算』似乎早知道一样,拿出一张空白的红纸,递给张丽如,说道:「请 写上你的生辰八字。」

张丽如从来不相信这些门道,此时玩心大起,想试一试眼前名闻遐迩的『神 算』,是否真的名符其实,於是便在红纸上写了一组生辰八字。

『神算』掐指算了算之后,望了张丽如一眼,微笑地说道:「小姐贵姓?」

「敝姓张,弓长张。」张丽如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神算』意味深长地说道:「这应该不是张小姐的生辰八字,这个八字的主 人应该是个男人,如果我没料错,此人在家中应是一个独子,没有其他兄弟姐妹。」

张丽如眼眸中一抹顽皮的眼神,说不出的娇美动人,但是听到神算的话,瞬 间转变为惊讶与好奇,不好意思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见『神算』不可置否地看着自己,张丽如讪讪地解释道:「我……我只是想 请你先算算这个人的命运,是否准确……」

『神算』不以为意地说道:「我明白张小姐可能不信这些,不过,没关系!

你可以先问问你所知道已经发生的事情,看看我是不是一个诈财神棍,再考 虑是否让我继续算命?」

把戏被识破,张丽如俏脸一阵晕红,神情妩媚至极,略作思考后,问道: 「我先请教你,此人总共有几个小孩?」

其实八字的主人,正是张丽如的丈夫赖俊伟,在张丽如生下第二个孩子之后, 便进行了结紮手术!

『神算』看了看红纸上的八字,略加思考后回答道:「两个!两个都是男孩。」

张丽如不由得大吃一惊,内心不由自主地喊道:「好准啊!」

张丽如连忙问道:「那……他的事业状况?」

「他的工作顺遂,只要安於现状,将来当个高阶主管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神算』平淡地说道。

「那他的婚姻状况呢?」张丽如接着问道。

其实她自己知道,她和丈夫彼此深爱着对方,自己甚至於将丈夫看得比自己 还重要,唯独只有在性生活方面,自己始终无法放下矜持……

『神算』说道:「那我必须知道他妻子的生辰八字,两造一起比对,才能知 道……」

「喔!」张丽如不好意思道破自己便是此人的妻子,於是便说道:「那就算 了!请『神算』接着看看我的生辰八字吧!」

张丽如拿回写着丈夫八字的红纸,在丈夫八字的旁边,写上自己的八字……

『神算』看了看张丽如的生辰八字,开始算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只见『神算』的脸色越来越沉重,虽然此时还是冬天, 但额头上却是开始冒汗,嘴巴喃喃自语:「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钱茗怡本来就是个急性子,见神算花了三、四倍的时间,在算自己好友的八 字,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样?『神算』您算好了吗?」

「呼……」『神算』吐出一口长气,接着说道:「张小姐本命在申,金为土, 使之主而於申上,石头立冶,火光照天,此为金火相烁、水火相煎之命格,所以 ……」

张丽如与钱茗怡两人有听没有懂,但是看见『神算』的脸色如此凝重,不由 得也紧张起来,於是两人不约而同地问道:「所以怎么样?」

『神算』悲悯地看着张丽如,慢慢地说道:「请恕我直言,张小姐的命格 ……灾厄不断!」

虽然对算命半信半疑,闻言张丽如还是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是什么样的 灾厄?

能否请你说清楚?」

「桃花厄!」只听『神算』斩钉截铁地说道。

「哎……」钱茗怡如释重负吐了一口气,打趣地说道:「原来是命犯桃花啊!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每个人一生中总免不了有桃花劫,更何况你这个千娇百媚的 大美人。」

「噗!」张丽如也被钱茗怡的话逗笑了,开口说道:「你在瞎说什么?疯疯 癫癫的……」

「哼!」钱茗怡嘟起红润的小嘴,不服地抗辩道:「本来就是,你人长得美 不说,身材又好,是男人都喜欢!」

「你别闹了!」张丽如急忙打断好友的话,接着向『神算』开口问道:「能 不能请您说清楚一点,我不大明白您的意思……」

『神算』回答道:「张小姐,你的命格,是属於『众星戏孤月』的命格,其 中的『孤月』指的是你,『众星』是指男人,你命中有不可计数的男人……」

张丽如听到这里,一张娇艳的脸蛋,刹时涨得通红,彷彿要渗出鲜血一样, 勃然大怒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随便说话糟蹋人,你当我是什么样的人 ……」

「我所说句句属实!」气定神闲的『神算』,开口解释道:「当你一走进门 的时候,我第一眼看到你的面相,便怀疑你是这种命格的女人,如今看了你的八 字,更加证明了我的推论!」

张丽如勉强自己压抑住脾气,冷冷地说道:「哦……你还会看面相!?那你 说说我的面相如何?」

『神算』淡定地回答道:「张小姐,你双目修缓,法日(淫色淫色4567Q.COM)涿视淫,目有四白, 五天守宅,将有祸厄!」

听得一头雾水的张丽如,怒不可遏,想要戳破他的论点,於是问道:「那你 是否能知道我命中有几个孩子?」

「五个!至少五个!」『神算』看了看面前的八字,回答道。

「哈哈哈哈……」张丽如怒极反笑,说道:「你知不知道刚刚所看的八字, 正是我先生的八字,你说他有两个儿子,却说我有五个!你的话已经不攻自破了, 打扰了。」

女人一但生起气来,是完全不可理喻的,只见张丽如随即站起身来,拉起一 旁惊愕的钱茗怡,就向门口走去……

此时钱茗怡清醒下来,她太了解好友的脾气,也不劝阻,只是对张丽如说道: 「你先到车上等我,我还有事情……」

「哼!」气急败坏的张丽如,也不问她还有何事,便气沖沖地离开了。 [ 本帖最后由 tgod 于 2014-9-11 10:06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