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性淫交姐_乱伦文学_

性淫交姐_乱伦文学_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芳丽和芳萍是亲姐妹,芳丽比芳萍早出生一天。两个姐妹是振华机械厂有名的厂花,虽然已经年过35,但她们成熟妩媚的女人味儿哪里是那些黄毛丫头能比的!两个姐妹都没结婚,有人说她们是同性恋,有人说她们是自恋狂!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其实两姐妹早就是名花有主了,只不过大家不知道罢了。她们的共同老公就是振华机械厂的四个正副厂长!正厂长是孙雨,第一副厂长是李同,第二副厂长是张牛,第三副厂长是黄力。两姐妹没事的时候还和会计科的主任——陈美娜玩玩“贴饼子”的性游戏。
一天,芳丽正在车间裏干活,忽然陈美娜来了,小声在芳丽的耳边说了句:“中午休息的时候到我的办公室拿津贴。”芳丽点头答应。
中午芳丽早早地吃过饭,看看大家都在休息便悄悄地来到陈美娜的办公室。
虽然陈美娜已经是40岁的人了,但保养的十分好,奶子够大,屁股够肥,小腰够细,脸蛋够俊。今天陈美娜特意穿了一身套裙,棕红色的,黑色的连裤丝袜,白色的高跟鞋,大波浪的长髮,再加上金丝边的眼镜,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文化人。
陈美娜见芳丽来了,赶忙从椅子上站起来笑着欢迎到:“妹妹,你可算来了!”
芳丽把门锁好,小声地说:“中午时间不多,咱们快玩吧。”陈美娜答应一声,从抽屉裏拿出一个特製的双头假阳具。这个假阳具是用特殊的橡胶製造的,柔韧性很好,两头的两个鸡巴头做的栩栩如生,而且特别地粗大,好象两个小鸡蛋一样!
陈美娜拿出假阳具,把一头的一个大龟头含进嘴裏唆了起来,芳丽知道,这两个大龟头每次都是往屁眼裏插的,而且从没清洗过!
每次在玩之前都要用嘴来清洗润湿,芳丽见陈美娜已经叼上了,她也不甘示弱地拿起另一个大龟头叼了起来,两个美女就这么面对面的站着,嘴裏还叼着个大龟头唆了。
一会,陈美娜觉得过了嘴瘾了,急忙往大龟头上吐了口香香唾沫,然后扭过身子,撅起屁股撩起自己的短裙,褪下黑色的连裤丝袜,露出一个又白又肥的大屁股。
陈美娜先是用手拍了两下屁股,把自己打的热了起来,然后当着芳丽的面分开屁股,露出一个肉色的小屁眼,大龟头按在屁眼上稍微一使劲,只听“噗”地一声,竟然整个大龟头都塞进了屁眼裏!
芳丽用嘴叼着另一头看着陈美娜,见陈美娜已经把龟头塞进屁眼裏了,也急忙转过身体,褪下工作裤分开屁股,露出一个黑色的屁眼,芳丽一使劲也把龟头塞了进去。
两个女人屁股对着屁股,中间连着个橡胶棒互相后退直到两个大屁股贴在了一起!这个就叫“贴饼子”!每个人的屁眼裏都吃进了半个橡胶棒,刚贴在一起又马上各自向前,然后再贴,再分。
两个美女互相浪叫了起来:“哦!……哦!……屁眼好麻哦!……美娜!美娜!……操屁眼了!啊!……哦!……芳丽妹子!哦!哦!使劲贴呀!……贴屁股!……啊!哦!……啊!哦!……”
两个女人在房间裏战的正酣,突然从门外进来了一个男人,两人一看原来是孙雨!原来在孙雨的办公室裏有一台闭路电视,专门监视陈美娜的办公室,每次陈美娜和芳丽、芳萍玩贴饼子的时候孙雨都可以“现场观摩”。
孙雨偷偷地来到陈美娜的办公室裏,芳丽和陈美娜见是他,也不和他打招呼仍旧自己玩自己的。孙雨也不说话,急急忙忙把裤子脱了,露出已经高挺的大鸡巴来。
孙雨的鸡巴很有特点,鸡巴根粗的不得了,越到上面越细,可大鸡巴头却如鸡蛋大小!一旦挺起来就好象一把兇器一样,硬棒棒的好不吓人!孙雨挺着大鸡巴来到陈美娜的面前,陈美娜虽然比孙雨高壮,但看见孙雨的大鸡巴马上就跪下了,连屁眼裏的橡胶棒也顾不得了。
孙雨对芳丽说:“按照老规矩来吧,今天你伺候着。”
芳丽答应一声,马上从屁眼裏把橡胶棒拔出来。然后来到陈美娜的办公桌前拉开抽屉,从裏面拿出一条丝袜和一个塑胶小夹子。
芳丽先到陈美娜身后,用丝袜把陈美娜的双手捆起来,然后用塑胶小夹子夹住陈美娜的小琼鼻,陈美娜因为呼吸的关係不得不把小嘴张开了。孙雨把大鸡巴调整好角度,对準陈美娜的小嘴插了进去。而芳丽则来到孙雨的身后跪了下来,先是把孙雨的屁股分开,露出了一个又黑又臭的黑屁眼。
芳丽先舔了舔孙雨的屁眼,然后轻轻地用小手推动起孙雨的屁股,这样使得孙雨的大鸡巴在陈美娜的小嘴裏抽插起来。粗大的鸡巴头一下下顶在陈美娜的嗓子眼裏,她想呕也呕不出来,想叫也叫不出来,只好乖乖地跪在地上张嘴挨操!
孙雨毫不客气地使劲把鸡巴来回抽动,粗大的鸡巴头上亮晶晶的满是陈美娜的香唾。
孙雨玩了一会便和芳丽把陈美娜架到办公桌上露出浪屄,陈美娜的屄可是与众不同的,屄毛一根也没有,整个浪屄好象一个隆起的大馒头,粉红色的屄缝已经是淫水直流了!孙雨把鸡巴头放在屄缝上磨了磨,陈美娜尖声叫到:“快!快插进来!哦!痒死了!”
孙雨淫笑着把大鸡巴头“扑哧!”一声插进陈美娜的浪屄裏,陈美娜这才舒服地哼了一声。孙雨一边使劲地操着陈美娜的浪屄一边回头对芳丽说:“你……你给你美娜姐……舔……舔脚!“
芳丽答应一声,把陈美娜的高跟鞋脱了下来,露出一只穿着黑色连裤丝袜的脚,刚一脱鞋芳丽就闻到一股臭脚丫子的味儿!芳丽对陈美娜说:“美娜姐!你多长时间没洗脚了!怎么这么臭!”
陈美娜一边挨操一边浪笑着说:“我一个多月没洗脚了!……就是为了等你给我舔脚呀!……哈哈。”
因为陈美娜的鼻子被塑胶夹子夹着,所以说起话的声音怪怪的。芳丽听到陈美娜说话“扑哧”一笑,也没说什么,举起陈美娜的一只臭脚就舔了起来!
孙雨一边操着陈美娜一边观赏着美人芳丽为陈美娜舔臭脚,心裏美滋滋的。
只见芳丽把陈美娜的脚趾一根根地放进小嘴裏唆了,直到唆了乾净才算完!
孙雨的大鸡巴头使劲地刮着陈美娜的阴道,这样的感觉让陈美娜高潮一次接着一次,嘴裏开始胡说八道起来:“亲祖宗呀!……哦!我的亲祖宗!……浪屄舒服死了!啊!啊!舒服!操呀!使劲操呀!……浪死人了!……哦!亲爸爸!孙爷爷!……哦!操死我完了!……哦!啊!……啊!!!!”
最后一声淫叫伴随着陈美娜的高潮来临了,陈美娜就觉得屄裏一热,小脚一蹬,一股热热的阴精射了出来!孙雨虽然把陈美娜带到高潮,可自己也仅仅算是个热身而已,所以孙雨根本没搭理陈美娜的高潮,仍旧继续操着,陈美娜连续5次高潮以后已经将近虚脱了,哼哼求饶:“亲祖宗……亲爹!别操了!……哦!哦!……要死人了!亲爹!!”
孙雨这时候才算来了点感觉,一边操着一边说:“你说不操就不操?!老子还没射呢!……哦!……你说怎么办?”
陈美娜告饶地说:“亲爸爸!……让浪妇给你舔屁眼还不行吗!……祖宗!……啊!啊!别操了!……我给您舔屁眼!哦!……”
此时芳丽已经把陈美娜的两只臭脚都舔乾净了,便随口答应说:“厂长,来操我吧,别操美娜姐姐了。”
孙雨大怒到:“放屁!老子今天就想玩她!你他妈一边撅着去!”
芳丽不敢再说话了。
孙雨把大鸡巴拔出来用手撸弄着,然后拽着陈美娜的长髮来到沙发前,只见孙雨坐在沙发上把两条腿高高地举起,一边用手使劲地撸弄着大鸡巴,一边分开自己的屁眼,对着陈美娜说:“舔!”
陈美娜马上跪在地上一口口地舔起孙雨的屁眼来!孙雨舒服地哼哼着,一边还催促陈美娜快点舔,一边撸弄着鸡巴。
突然孙雨翻身从沙发上站起来,把陈美娜的头按在沙发上,大鸡巴对準小嘴狠狠地操了两下,大叫一声“哦!”两只手紧紧地撸弄鸡巴,鸡巴头中兹出了一股股浓稠精子!黄澄澄的精液尽数射进陈美娜张开的小嘴裏!陈美娜一点也不敢浪费地大口大口吞咽着。
直到孙雨挤出最后一点精液才大大长出一口气倒在了沙发上。
中午的浪事过后,在下午的厂领导例行的会议上,由孙雨拍板给陈美娜和芳丽分别浮动一级工资,二女欢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