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原来不是打架]_乱伦文学_

[原来不是打架]_乱伦文学_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原来不是打架】

作者:不详


  我家是一个六口之家,家中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姐姐和我。我家是
住在一个小县城里。

  我叫樊之,生于一九九四年七月,今年十二岁,在这个小县城里念初二,由
于我上学得早,和十三岁的姐姐樊忆读一个年级,而且还在一个班。

  我家开了一个不大也不小的百货店,一直是我爸在经营着。生意也还算可以,
因而我家在这个小县城里,也算是中上水平的人家了。听我爸爸说,这小店还是
我爷爷留给他的遗产呢,只不过中间有好些年没有开了,那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时
候。听爸爸说,在六、七十年代,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可厉害了,谁还敢开小卖部
呀。后来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了,爷爷才又将小店开了起来。由于我爸学习不用
功,又考不上大学,爷爷就把店子传给了我爸来做。那一年,我爸十八岁。

  我爸今年四十岁,我爸大我妈整整十岁,也就是说今年我妈只有三十岁。

  听我妈后来跟我讲,在我妈十六岁的时候,我爸就把我妈给干了,那是一九
九二年的事,第二年我姐姐就生了下来。也就是说,我妈生我姐的时候才十七岁。
当时要不是爷爷用钱到处打理,我爸可能早就进监狱去了。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

  今天是星期天,早上醒来,我伸手向左边摸了摸,没有碰到爸爸结实的身体,
又向右边摸去,同样也没有碰到妈妈那柔软的身子,知道爸爸这时肯定是出门了,
妈妈也肯定去送爸爸了。于是,伸了一个懒腰,又钻进了薄薄的毛巾被里。

  我把两腿向两边伸得大大的,感觉到爸爸妈妈的大床就是舒服。我的床,虽
然也不小,但在上面转两个身,就像要掉下床来似的。

  昨天晚上,听到爸爸说,店里的货快卖完了,他要出去进货,得要好几天才
能回来,我说,我想爸爸,于是,我死缠着要跟爸爸妈妈睡在一起。

  把我捧在手里都怕溶了的父母,没办法也只好同意了。

  其实爸爸要出门几天,我固然是想他,但我缠着和他们睡在一起,更重要的
是想再一次看到爸爸和妈妈「打架」。

  每逢爸爸出去进货,他都要和妈妈打上一架。而且这一架打得很是厉害,比
平常都不太一样。爸爸总是不停咬妈妈,还用他那长长的大大的鸡鸡「杀」妈妈,
爸爸的「刀子」真的很厉害,真杀得妈妈「啊啊」直叫。

  不过,我最喜欢看到的,还是爸爸抽出刀子又大力地杀进去时,妈妈胸前那
两个大奶在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地不停地摇晃的情景。也不知怎么搞的,我对这
个场面有着特别的爱好。在学校上课时,这情景也会时常在眼前出现。每当想起
这个让我激动的画面时,我的大脑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兴奋,这种兴奋又会激发
我的思维细胞,诱导我的思维活跃起来,思考问题也灵活多了,思路也开阔多了。
这时,如果让我做平时认为很难的题,此时也会变得迎刃而解,也是小菜一碟了。

  昨晚,我照例又是睡在爸爸和妈妈的中间。爸爸和妈妈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是
从不穿衣服的,就连内衣内裤都不穿。所以我很清楚的感觉到爸爸的大鸡鸡顶着
我的大腿,妈妈的大乳房贴在我的嫩背上。

  为了能更早地看到我最想见到的场面,我把玩了妈妈的两个大乳一会后,就
装着睡过去了。

  爸爸看我一闭眼,就等不及地叫妈妈跨过我的身体,坐到了他的身上。

  我暗想:怎么这一次是妈妈在上面了?

  室内的灯还是开着的,我记得在爸爸和妈妈「打架」的时候是从不关灯的。
因此,我从床的另一头的大玻璃镜中,清楚地看到爸爸的鸡鸡「杀」进了妈妈的
肉肉里面去了。

  爸爸妈妈卧室的窗帘是完全隔光的,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就是与一
般的窗帘不一样,从里面看不到外面,从外面也看不到里面。就连映在窗子上的
影子外面也不会看到。因而,他们「打架」的场景也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

  我睡在床上,闭着两眼,细细地回味起昨晚妈妈胸前那动人的波浪来,也不
知怎的,身下那也不算小的鸡鸡竟然硬了起来,一种尿意的感觉直冲上我的大脑。

  正在这时,听到妈妈在外面敲门,大声地叫着我和姐姐:「之儿,忆儿,该
起床了,太阳都照到屁股上了,快起来吃早餐,好补一补你们的暑假作业。」

  我听到姐姐在她的房间里高声地回答着妈妈,说她已经早就起了。而我还是
静静地躺在爸爸和妈妈的大床上,不去回答她,我想让妈妈进来来哄我起床。

  妈妈没有听到我的回应,果然推门进来,房间随即被一起跟着妈妈身后进来
的光线照得亮了不少。但随后又把门关上了,我清楚地听到妈妈关上小锁的声音,
只要妈妈一关上小锁,就知道今天早上我有戏了。

  我妈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可算是这小县城里的大美人了。

  妈妈今天穿着一件连衣裙,一件吊带的中短连衣裙,两个大大的乳房把那连
衣裙高高的托起,还清楚地看到两个突出来的乳尖,一看就知道妈妈没有戴乳罩。

  妈妈走到窗子边,「哗」的一声,就把隔着两个世界的窗帘拉开,嘴里还在
不停地说着:「看看吧,太阳都上到头顶上来了,还不快起。」这言语听起来有
几分责怪,而更多的是爱意绵绵。

  我还是故意不回答妈妈,在等着妈妈来诓我起床,我从小就喜欢妈妈诓我起
床,在这个时候,我可以在妈妈的身上得到好多乐趣呢。看得出来,妈妈也喜欢
天天早上来叫我。

  果然,妈妈见我没有理他,就走了过来,坐到了床边,摸了摸我的头,又摸
了摸我的脸,然后腑下身来,吻了吻我嫩高的鼻子,嫩嫩的脸蛋,最后把她的嘴
唇贴在了我的嘴唇上「啵」的一下,才用力摇了摇我的肩。

  「小坏坏,……大懒虫,……起床了。」妈妈叫我起床的时候,总是叫我小
坏坏,她可能是成心让我在这个时候向她使坏似的。

  「嗯……」,我故意把声音拖得长长的,好像还是刚睡醒的样子,其实我都
醒了好长时间了。

  「怎么?还没睡够呀?快起来吃早餐,妈妈都给你们做好了。……之儿,你
的作业做完了没有呀?」

  「妈……,你就放心吧,我前天都把所有的作业做完,你不是看过的吗?是
不是昨天晚上爸爸把你『杀』晕了呀。」

  「你这小子,昨晚又在偷看了?」

  「妈,什么叫偷看呀,你们就在我的面前一丝不挂地撕打,这也叫我偷看呀?
更何况,你们昨晚上把所有的灯都打开着,我能闭得上眼吗?还有呀……,妈妈
你的叫声又是那样的大,就算我睡着了,也会被妈妈你那像是被爸爸『杀』得很
疼,又像是很快乐的叫声弄醒的呀。」

  「小小年纪的,你都在乱说什么呀,再乱说,妈妈可要打你了。」说完,妈
妈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拍拍了两下。

  这也叫打呀,这分明是在爱我,我知道妈妈是不会打我的,在我的记忆中,
爸爸和妈妈从来就没有打过我,爷爷和奶奶也不许他们打我。不过我也没有让他
们生气过,成绩都是班上第一,他们爱都还爱不过来呢。

  我被妈妈拉了起来,毛巾被从我的身上滑了下来,我就赤裸着站在妈妈的面
前,那下面的鸡鸡硬硬的挺在妈妈的眼前。

  「噫?小坏蛋,这小玩意好像大了一些哦。」妈妈握着我那不小的鸡鸡说。

  我坐到了床上,手从上面伸进妈妈的胸前,小手就在妈妈那两个大乳上揉了
起来。没一会,就明显的感觉到妈妈的乳头变硬了。

  过一会,我又用另一只小手从下面伸进妈妈的裙子里,居然发现妈妈的裙子
里面什么也没有穿,我就很轻易地摸到了妈妈那长着小草的肥肥的两片肉唇。一
不留神,一个小手指竟滑进了那两片肥唇的中间里面去了,我知道,这个就是昨
晚上爸爸的鸡鸡「杀」进去的地方。

  我只感觉妈妈的那里面湿湿的,滑滑的,而且还是很柔柔的,暖暖的。这地
方我虽然不是第一次摸,但今天小指头却是第一次进去。这时,我看到妈妈的脸
上出现了几朵红霞。

  「妈,昨晚爸爸那大大的长长的鸡鸡『杀』进你这里面去,你是不是觉得很
疼呀。」我的小手指仍是停在妈妈的里面问道。

  「你怎么知道妈妈很疼呀。」妈妈轻轻地拧了拧我的嫩脸问我,也不叫我把
手指从她的肉洞里面拿出来,而是任凭我的小手指存放在她的肉肉里。

  「我看妈妈你叫得好厉害呀,就这样问呗。」我带着关心的口气,认真地回
答着妈妈。

  妈妈见我很认真的样子,于是也很认真地问我:「那你疼的时候,也是这样
叫的吗?好了,起来吧」

  「嗯——」我向妈妈撒起娇来,「小坏坏要妈妈抱抱」

  「昨晚还没抱够呀」

  「妈,你搞错没有呀,你昨晚是抱我还在抱我爸。」

  「你这小色狼,好的东西你不看,偏偏喜欢看爸爸和妈妈的这些事。」

  「妈,我可是天天在看课本哟,难道这些不是好东西吗?妈,抱抱之儿嘛」

  没办法,妈妈只好把裙子后面的拉链拉开,将裙子退到腰下,就把我抱在了
她赤裸的怀里。

  这就是我要求妈妈抱抱的方式,从小到现在,妈妈总是这样抱我。

  妈妈的乳房很大,我总是将自己的小脸蛋深埋在妈妈的肥乳之间。

  这时,我一只手捻着妈妈的一个乳头,而另一个乳头被我含在嫩嘴里。

  「好了好了,小坏坏,再不起,早餐就要凉了。」妈妈轻拍着我的脸说。

  「妈,昨晚怎么是你在爸爸的上面呀?从前不都是爸爸在你的上面吗?」我
把小脸贴在粉脸上,小嘴对着妈妈的耳朵轻轻的呵了几下后,才对妈妈问道。

  「小坏坏,你知道什么谁在谁的上面呀,你难道也懂?」妈妈轻轻地拧了一
下我的耳朵回答道。

  而妈妈的另一只手在握着我的鸡鸡,在自言自语地说:「是大了不小,不过
比起他的还是小了点,短了点。」

  「妈,你说什么呀,我的鸡鸡比谁小了点,短了点呀?」这时,我的小手在
妈妈的小穴里动了几下。

  妈妈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但在我的逼问之下,也只好回答了我:「还能比谁
的?比你爸爸的小一点,短一点呗。」

  「妈,你的要求也太高了吧,我爸多大,我才多大,你现在就要我的赶上爸
爸的,这不是在为难之儿吗?再则,爸爸的鸡鸡天天进到你这肉肉里去吃东西,
它当然要比我的大得多,长得多了。妈,你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好东西呀,要不爸
爸的鸡鸡为什么总是进到你的这里面去呢?」我一边问着妈妈,一边将停在妈妈
肉洞里的中指又往里探进去一些。这时我感觉到妈妈的肉洞缩了一下,只觉得有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从手指头上传到我的大脑里。

  「会有什么好东西呀,什么也没有,只是一肉洞罢了。」

  「我不信,妈妈的肉洞里一定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妈,能让之儿看看吗?」

  「你真是一个十足的坏坏,妈妈的洞洞你也要看呀。」

  「妈——,看看嘛,之儿就看一下,就一下。」

  「你呀,妈妈拿你真没办法。」

  妈妈说完,就把还挂在腰上的连衣裙脱了下来,赤条条地平躺在大床上,温
柔地看着我说:「看吧,要不,你还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出来的呢。」

  妈妈的阴户很美,黑黑的阴毛,但只长在肉洞的上。这时,我看到黑毛的下
面是两片肥肥的厚厚的像嘴唇一样的肉片紧紧地靠在一起,形成一条迷人的肉缝。
我不知道这肥肥的厚厚的像嘴唇一样东西是什么,就问妈妈:「妈,你下面这肥
肥的厚厚的像嘴唇一样肉片是什么呀,好好看哟,它叫什么呀。」

  「那是女人的大阴唇。」

  「大阴唇,我知道了,那为什么我没有呢?」

  「你怎么会有呢,如果你有的话,你就不是男人了,那就跟妈妈和你姐姐一
样,是一个被男人操的女人了。」

  听到妈妈这样说,我又联想到爸爸和妈妈打架的情景,于是又问妈妈:「妈,
你和爸爸不是在打架呀,那是爸爸在操你,是吧?」

  「你小子,说什么呀你,什么操不操的,好难听。」

  「妈,这不是你刚说的吗?怎么又难听了?」

  「是吗?是妈妈说的?……,以后可不许乱说了。」

  「是妈妈,之儿是很听话的,之儿以后不会乱说的。……,妈,这是大阴唇,
那一定还会有小阴唇的,是吧?」

  「哈哈,你小子还真聪明,……,当然还有小阴唇了。」

  「那在哪里呢?能让之儿再看看吗?」

  「你这么聪明,看到了大阴唇,怎么就不知道小阴唇在什么地方了呢?大的
都看到了,小的还会远吗?自己找找吧。」妈妈说完,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床上,
身子一动不动的两眼看着我。

  「对呀,小阴唇,那一定是在大阴唇的后面了,可是,这后面什么也没有呀。」
我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小阴唇在什么地方。

  这时,妈妈提示了我一下说:「之儿,你分开妈妈的大阴唇看看就知道了嘛。」

  于是,我轻轻地分开妈妈的两片大阴唇,果然看到了里面有两片嫩嫩的像耳
朵一样的小月儿,我猜这可能就是妈妈的小阴唇了吧,就问妈妈道:「妈,这嫩
嫩的两片就是你的小阴唇吗?」

  妈妈也不直接回答我,而是反过来问:「你说呢?」

  听妈妈这口气,我就知道那东西一定是妈妈的小阴唇了。

  妈妈的小阴唇可爱极了,红红的,嫩嫩的,而且还有点湿湿的。于是,我又
问妈妈说:「妈,为什么你这小阴唇上是湿润润的呀,就像我小时候流口水一样。」

  「小坏坏,什么流口水呀,还不是你刚才给弄的,现在还好意思来妈妈。」

  「妈,你有没有搞错呀,我刚才又没有向你的里面吐口水,只是把细细的中
指放在里面而已耶,难道我的手指也会出水吗?」我有点天真地,又有点好奇地
拿着自己的中指在眼前看了看。

  我的这一动作,不禁让妈妈大笑了起来,「哈哈,你真是笨呀你,世上有手
指会出水的吗?哈哈。」说完,妈妈又大笑了几声。

  我像被潮弄了一样,于是,不好意思地把头埋在了妈妈那两个肥大的乳房之
中,好一会,才抬起头来,对妈妈说:「妈,你骗之儿……」

  「你这小子,不懂反而来怪妈妈,妈妈刚才也没有说什么呀,只是你自己要
这样猜的,我有什么办法。这下好了,反说妈妈骗你了。」妈妈轻轻地拍着我的
脸说。

  过了一会,妈妈又叫我起床了,「小坏坏,该起床了,妈妈都进来快有半个
小时了,你爷爷和奶奶他们早锻炼可能也快回来了,他们还没有吃早餐呢。」说
完,妈妈就想坐起来,可是我那重重的身体压在妈妈的上面,她动了几下都没有
成功。

  「妈,之儿知道了,爸爸的鸡鸡为什么会比我的长,比我的大。」

  妈妈也觉得好奇,已为我又发现什么新大陆,于是,带着一种疑惑的目光看
着我,「小坏坏又知道了什么呢,说来妈妈听听。」

  我把上身支起来,静静地看着妈妈的脸,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小坏坏,你是不是在骗妈妈呀,不说,妈妈可真要做早餐去了。」

  「妈,你好美哟」

  听到我说的这话后,妈妈的脸不竟又红了起来,「你说什么呀,小小年纪,
知道什么美不美的。」

  「妈,你真的是很美嘛。比我们的班主任美多了,在学校里,老师们都说我
们班主任是一个大美女,如果他们见到了妈妈你,那他们还不把妈妈当成是仙女
了呀。」

  「小坏坏,什么时候学会讨好女生了?」妈妈用一根小指头在我的脑门上点
了一下。

  「妈,用得着我讨好你吗?你真的是很美很美的。」

  「……,快说,你说你刚才知道什么了?」妈妈又拧了我的小脸一下。

  「之儿刚才发现,妈妈的下面有那湿湿的水水,爸爸的鸡鸡进去后,得到它
的滋养,从而长得比之儿的长,比之儿的大,妈,你说是不是这样呀?」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还以为你又发现了什么?」

  「妈,能不能让之儿的鸡鸡也进去,让妈妈的水水泡上一泡,也好让之儿的
鸡鸡大起来,长起来呀。」

  「什么?你这小坏坏,真是越来越坏了,这里面也是你能进来的?这可是你
爸爸的专利品,你想进去呀,那还得问你爸同不同意呢?」妈妈的脸上带着笑容,
亲妮地在我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妈,你这肉洞洞怎么又成爸爸的专利了呀,之儿就不能进去一下吗?」我
又天真地看着妈妈说道。

  「因为呀,你是妈妈的儿子,所以不能进去。……好了,好了,你再不起,
妈妈以后可不理你了。」

  只要一听到妈妈说以后不理我的话,我就会乖乖地听妈妈的话,因为我知道,
只要妈妈真的生气了,那以后我早上就再也摸不到妈妈的大乳房了。于是,我边
从妈妈的身上起来,一边还在不停地问着妈妈:「妈,为什么我是你的儿子就不
能进去呢?」

  妈妈一边在穿裙子,一边对我说:「当然儿子不能进妈妈的下面去呀,你说
这是为什么呀,……,我也说不清楚,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只知道儿子的鸡鸡
是不能进入妈妈的这里面去的。」

  「那我该进哪里去呢?」

  「你以后长大了,娶了媳妇后,就自然有你进的地方了。到那时,你想怎么
进就怎么进,就像你爸爸进妈妈的……」话还没有说完,妈妈就开门出去了。

  我也穿好衣服,来到客厅。其实我只穿了一件背心和一条短裤。

  等我到了客厅后,一个人也没有,我又来到厨房,看到妈妈正在下面条。

  于是,我从后面一下就把妈妈抱住,两手正好把妈妈的两个大乳房抱住。

  妈妈被我这突然一抱竟吓得「啊」地大叫一声:「小坏坏,你干什么呀,妈
妈在做早餐呢,你还吃不吃呀?」

  「妈,你刚才说,要我问爸爸,问他我是不是可以进你的肉洞洞里去?……,
如果爸爸要是同意了,妈妈你能答应让之儿的鸡鸡进到你的肉洞洞里面去吗?」
我的两手在不老实地揉着妈妈胸前的两个大乳房。

  「这……,这……,你你爸爸怎么会同意呢?」

  「要我爸同意了呢?」我揉着妈妈乳房的手,又加大了一点力。

  这时,客厅里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妈妈回过头来敲一下我的头说:「还
不快忪手,你想你爷爷打你呀?」

  「之儿,还不起床呀?」爷爷的人刚进屋,他那响亮的男高音就对着我的卧
室叫了起来。

  「你叫什么呀,之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他想睡你就让他多睡一会吧。」跟
在爷爷后面的是奶奶那责怪的声音。

  听到奶奶的声音后,就没有再听到爷爷的声音了。

  奶奶可是这家里五个人中,最爱我的一个了。大家一起在客厅里看电视的时
候,我都可以摸奶奶的大乳房,要是妈妈的话,她可不会答应我的。

  我知道妈妈的性格,若要是真的惹她生气的话,那我就不知道有多少个星期
的早上,没有妈妈那美丽的面容和肥大的乳房来过早了。

  这可是我尝到过的,记得那一次,我在客厅里摸了妈妈的肥乳一下,就只一
下,就被妈妈罚了一个月。

  那一个月,我觉得好难受,每天早上就像是缺少了什么似的。那一个月,我
的成绩也因此而下降了不少,后来还是爸爸先发现了这其中的原因,对妈妈做了
不少的工作,妈妈才又在每天的早上把她那可爱的乳房送到了我的床前。

  所以,听到爷爷和奶奶还有姐姐回来后,我不得不放开了妈妈,但在离开妈
妈的身体的时候,还是在妈妈的下面摸了一下,这时,我又发现妈妈的下面什么
也没有穿,我这一摸,又摸到了妈妈那肥大的阴户。

  这时,妈妈又回过头来,略有一点生气地对我说:「小坏坏,你是不是又想
妈妈罚你几个……」

  还没有等妈妈的话就完,我就已经离开了厨房,来到了客厅。

  此时,姐姐已回到她自己的屋子里,爷爷也去洗涮去了,只有奶奶一个人两
眼微闭着,躺在沙发上。

  我也不想过去打拢奶奶,就让她独自好好地恢复一下,我知道刚才奶奶她们
一定又在花园里慢跑十圈了。

  第三天,爸爸回来了。

  爸爸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近八点了,我们一家人都还在等着他回来吃饭。

  爸爸在回来之前,跟妈妈通了一次电话,说可能下午五点的时候到家。当时,
正是中午十二点半过一点,我正和妈妈一起在收拾午餐时留下的餐具,妈妈电话
响的时候,是我打开送到妈妈的耳边去的,当时我听到爸爸下午要回来,我也挺
高兴的,因为,我可以问爸爸,我是不是可以进妈妈的肉洞里去。最后,我清楚
地听到爸爸问妈妈,问她下面这两天是不是很痒了,因为后一句,爸爸说得很大。

  爸爸刚一进门,妈妈就接过了他手上的提包,非常爱意地对他说:「不是说
五点就能到吗?怎么现在才到呀?」

  「这鬼车,一个晚点,另一个死堵着不通呀,车多真不是好事。」爸爸把手
中的包递给妈妈后说。

  妈妈对爸爸笑了一笑,问道:「饿坏了吧?」

  爸爸也对妈妈笑了笑,也不顾及有爷爷、奶奶和我们在,就对妈妈说:「饿
坏了,是饿坏了,小弟弟都三天没有吃东西了。」

  妈妈的脸顿时红了起来,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凑合了一句:「爸,你怎
么三天都没有吃东西呀?是不是进货都把钱用完了,没钱吃饭了呀。」

  我的这话,惹得爷爷和奶奶也笑了起来,而妈妈则红着脸轻轻地拧了我的耳
朵一下,提着包走进了她的房间。

  吃过饭后,已经快九点了,奶奶就推着妈妈进到了房间,并叫爷爷跟她一起
收拾起碗筷来,姐姐看到了,也跟着和一起干起活来。

  看大家都走了,我就缠着和爸爸在看电视。这时,奶奶看爸爸还想陪我看电
视,就对爸爸说:「还不快去洗一个澡?」

  爸爸去洗澡了,客厅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我觉得也没趣,就只好进到妈妈的
房间,缠着要跟他们睡。

  我知道,爸爸每次进货回来,都要跟妈妈大打一「架」,这一「架」我一定
要看的,更何况一会我还要问爸爸,我能不能进妈妈的肉洞洞里去呢。

  这时,奶奶走进了房间,拉着我就往外走:「你这小坏坏,都这样大了,快
成大人了,还要看爸爸和妈妈『打架』呀?跟奶奶走。」

  「不,我不走,我都三天没见到爸爸了,我想我爸,我要跟我爸睡,我还有
事要问我爸呢。」我拉着妈妈的手,不肯跟奶奶走。

  「这小坏蛋,还有什么好事要问他爸呀?」奶奶看着妈妈问道。

  「妈,这小坏坏还会有什么事了,还不是他们男人一类的事,妈,算了,就
让这小坏坏跟我们一起睡吧,没事的,妈。」妈妈又红着脸对对奶奶说。

  「你们呀,比我当奶奶的还惯这小坏坏,好吧,当妈的都不怕,都同意了,
当奶奶的还能说什么呢,我再说什么,这小坏蛋还不恨起我来呀。」奶奶又轻轻
地拍了拍我的小脸一下说。

  我看到奶奶说完后,就准备出去了,我放开妈妈的手,把奶奶紧紧的抱住说
:「奶奶,你真好,我就知道奶奶不会赶小坏坏走的,奶奶最爱小坏坏了是不是?」
我紧紧地抱着奶奶,让她的两个大奶紧紧地顶在我的胸脯上,然后又伸出一只小
手,向奶奶的下面摸去。

  当我的小手摸进奶奶的裙子里,刚碰到那浓浓的阴毛的时候,奶奶轻轻地在
我耳边说:「小坏坏,不要乱来,你妈妈在一边呢?要摸晚上摸你妈妈的去。」
说完,奶奶就挣脱了我的怀胞,走出了房间,我看到奶奶的脸也红了。

  过一会,爸爸洗完澡进来了,爸爸没有穿衣服,只是用一张比较大的毛巾围
着身体中间的部分,我看到爸爸的鸡鸡地方都高高地突了起来。

  「小坏坏说是想你,要跟我们睡呢。」妈妈对爸爸说。

  「好呀,这几天,我也挺想之儿的呢。」爸爸说完,就亲了我的小脸一下,
于是,把我抱到了床上。

  我照例是睡在爸爸和妈妈的中间,我是面朝着妈妈,背对着爸爸。我的小手
照例在妈妈的乳房上摸过不停,一会又摸到了妈妈的下面。一会儿,我发现妈妈
的下面又流出水水来了。

  这时,我想起了三天前的早上跟妈妈说的话,于是就转过身来问爸爸说:
「爸,你所鸡鸡为什么比之儿的长,比之儿的大呀?」

  「哟,你个小坏坏,才多大呀,就想跟爸爸比起鸡鸡来了?」说完,爸爸又
大笑了几声,又接着说:「你呀,着什么急呀,你现在还是一个小孩,等你长大
了,鸡鸡自然就会长得像爸爸一样的大,一样的长的,有可能呀,还会比爸爸的
大,比爸爸的长呢。」

  「爸,……」

  我正想要问爸爸三天前的那个问题时,爸爸却打断了我的话,轻轻地拍了拍
我的头说:「之儿,睡吧,爸爸有点困了。」

  听到这话,我知道是爸爸想跟妈妈「打架」了,我就只好闭上眼睛,没过多
久,就假装睡着了。

  这时,爸爸翻过我的身子,压到了妈妈的身上,并不停地动了起来。

  房间的灯还是往常一样开着的,我轻轻的睁开眼睛,只见到妈妈脸前的两个
大乳房在一上一下,一前一后地晃动不停,惹得我的小鸡鸡也硬了起来。

  我又假装慢慢地把头移到另一头,想看一看爸爸和妈妈下面的风景。爸爸和
妈妈正在非常兴奋地打着他们的架,也没有注意到我的行动。

  当我的头慢慢地转到另一头的时候,我清楚地看到爸爸那长而大的鸡鸡深深
地插在妈妈的肉肉里,一会又抽出来再插进去,如此反复地重复着。

  一会儿,又看到妈妈的肥穴两边有一些白色的东西渗出来,于是,我就开口
说起话来:「爸,你轻『杀』一点嘛,妈妈的下面都流出白泡来了。」

  爸爸听到我这一说,也没有回答我,而是「啊啊」了几声,就看到他的大屁
股的肌肉紧紧地收缩了几下后,就趴在妈妈的身上不动了。又过了一下,爸爸才
从妈妈的身上翻下来,睡到他原来的位置去了,并轻轻地揪了我的耳朵一下说:
「你小子,原来没有睡着呀?」

  「爸,你们把灯开得这么大,我能睡得着吗?」我面对着爸爸笑了笑说。

  「你这个小坏坏,是想我把壁灯也开了吧?」爸爸轻轻地在我的头上敲了一
下。

  「哦,对了,爸,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这时,我发现妈妈在我的背上轻
轻地揪了一下。

  「你又有什么问题要问的,不会是又问我和你妈妈打架的事情吧?」爸爸也
微笑地看着我说。

  「爸,你的鸡鸡比我的长,比我的大,是不是你的鸡鸡天天泡在妈妈的肉肉
里呀?」我故作天真的对爸爸问道。

  「你小子长多大呀,怎么老是跟爸爸比这东西呀?不过你比爸爸强,爸爸像
你这样大的时候,鸡鸡还没有你现在这样大呢。」爸爸的手放在我的鸡鸡上对我
说。

  此时,我也把自己的两只小手一只放妈妈的阴户上,一只放在爸爸的鸡鸡上,
很认真地对爸爸说:「爸,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嗬,小乖乖,你提的条件哪一次爸爸没有答应你呀?说吧。」爸爸在我的
额头上亲了一下,才回答我。

  「爸,你先答应之儿,之儿才能说。」此时,我发现妈妈又在后面揪了我的
屁股一下

  「什么事,这么重要呀,还要爸爸先答应了才说,好吧,爸爸答应了,你说
吧。」

  「不许反悔哟。」我向爸爸伸出了小指头。

  爸爸知道我要和他拉勾,也把小指头伸了过来,并和我拉上了勾:「爸爸都
和你拉勾了,快说吧。」

  「爸,我要像你一样,把我的小鸡鸡也放进我妈的肉洞洞里面去泡泡。」我
话一说完,就静静地观察着爸爸的神色来。

  「什么?好你个小子,那是是我的老婆,也是你妈耶,你怎么能……,你个
坏小子,真是坏透了,你……,你怎么想出这样一个事来,我打死你……」爸爸
把巴掌扬得高高的,那巴掌要是下来,我的脸上还不会留下五个大印子呀。

  这时,只见妈妈伸出手来,挡住了爸爸的大巴掌:「你怎么了,孩子还小,
能承得下你这大巴掌呀?」

  「都是你,看把孩子惯成什么样子了?」爸爸对妈妈很了一句,这是爸爸第
一次这么大声地对妈妈说话,在我的记忆中,爸爸对妈妈从来就是轻言细语的。

  「爸,你撒懒,都拉勾了,你又不承认了,呜……」,巴掌还没有打到我的
身上,我倒先哭了起来。

  妈妈见我哭了,急忙把我紧紧地抱在她赤裸的怀里,用她的两个大奶揉着我
:「之儿别哭,妈妈……」

  妈妈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爸爸打断了:「难道你真想让儿子的鸡鸡进你的里
面去呀?」

  「还不是你刚才答应了的?我是在帮你耶?」妈妈反说了爸爸一句。

  「谁知道这坏小子,说的是这个条件……」

  我仍是在妈妈的怀里哭过不停。妈妈最看不得我哭了,只要我一哭,她再硬
的心都会软下来的。这时,只见妈妈看着爸爸说:「你看……」

  「你呀,儿子要天上星星,你也要去摘给他喽……」爸爸看到他心疼的儿子
一直哭过不停,说话也不像刚才那样大声了。

  「你倒是说呀,到底答不答应呀……」妈妈推了爸爸一下问道。

  「你呀,孩子都这样大了,当妈妈的都还这样赤裸的抱着之子,之儿能不会
有非份之想吗?这全是你这美丽的妈妈惹的祸呀。随你吧,那洞洞又不是在我的
下面。」

  「噫——,你惹出的祸,倒来说我的不是了,你……」听口气,妈妈有些生
气了。

  「嗨,好老婆,不要生气嘛,我同意不就得了。小子,便宜你了。」爸爸很
很地揪了我的屁股一下说。

  听到这话后,我知道爸爸是答应我了,我怕他反悔,急忙转过身来,对爸爸
说:「爸爸,你真好,我就知道爸爸最心疼之儿了。」

  我话刚说完,就一翻身压到了妈妈的身上,像爸爸一样,学着他的样子,也
把自己的小鸡鸡「杀」进了妈妈的肉肉里,嘴里不停地说:「妈,我也要『杀』
你。」

  爸爸和妈妈听到我的话后,忍不住都笑了起来。笑了一会,爸爸才说:「之
儿,这不是你说的『打架』,这叫做爱。……,你现在也不叫『杀』你妈,而是
在操你妈,是在操穴。」

  「你在说什么呀,你,说得这么难听,你要死呀,你。」妈妈揪着爸爸的耳
朵,接着又拍了爸爸的鸡鸡一下。

  「哟……,你想谋害亲夫呀,你……」爸爸大叫了一下,然后退到一边,静
静地看着我和妈妈「打架」,哦,不是「打架」,是插穴,是做爱。

  妈妈在我的身下,两个大奶也开始晃动了起来,这让我看起来更是刺激,没
多久,就从我的鸡鸡里喷出一股水来:「啊,爸爸,我尿尿了,尿在妈妈的里面
了。」

  爸爸和妈妈听到后,不禁又笑了起来。

  屋里飘出快乐的笑声,这笑声飘进了爷爷和奶奶的耳朵里,飘进了姐姐的耳
朵里,飘向了静静而灿烂的夜空。

【全文完】